股票配资门户歡迎您的到来!

您現在正在浏覽:科祥配资 >> 工程展示 >> 河北一省人大代表購信用社壞賬 雇混混持刀圍村逼債

河北一省人大代表購信用社壞賬 雇混混持刀圍村逼債

  11月9日下午,暴力催債的社會人員持械進入獻縣安莊後,村民們聚集在一起準備反抗。村民供圖

  原标題:河北一省人大代表涉暴力催債

  ■ 關注焦點

  近日,河北獻縣安莊村發生數十名男子手持鋼刀棍棒入村讨要信用社貸款,引發村民集體反抗事件。事發地村民稱,閑散人員暴力讨債在獻縣絕非孤案,綁架、毆打、恐吓事件屢屢發生。記者調查,獻縣農村信用社的很多債务過了訴訟時效期,法律不支持。2年前,該社将4000餘萬的壞賬拍賣給一位河北省商人,該商人亦是省人大代表,目前警方已介入調查,相關人員已到案。

  11月9日午後,身材消瘦的農民劉慶山,在村口被人給“綁”了。四個壯漢把这位農民塞進面包車的那一刻,在村口食雜店遛彎的村民馮樹紅決定:救人。他吆喝上了四五個村民沖向面包車。

  不過,这一行为并沒有达到目的,反而導致他的營救小組的大潰逃。“我們剛到面包車跟前,車上就蹿下来五個握着大砍刀和鎬把的人”。另一當事人說,大家隻好往村里跑,後面追着拿刀的人。

  “这樣的情況在村上發生好多回了。”昨日,一位村民說,還有人被打斷了胳膊。

  讨債遇阻持刀合圍鄉村

  11月9日,當馮樹紅跑進村委後,對着村里的廣播系統喊了起来“地痞流氓進村了!”接下来,上百名村民從村莊的各個角落沖出来。他們手持棍棒,将持刀男子逼回了車旁,推搡中五男子棄車離去,留下了被砸碎玻璃的面包車。

  “大家報警了,想讓警察順藤摸瓜抓住那些人。”一位村民回憶。

  随後,有三四十名手執砍刀棍棒的男子,從村子東北角湧進来。

  “帶頭的叫祝洪坡,是混混的頭兒,我認识。”11月15日躺在醫院的村民安金桂說,祝是開着白色寶馬車来的,下車就問剛才誰砸了面包車。“我說我砸的,想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,對方不買賬,先抽了我一巴掌,又幾棍子把我打倒。”

  醫生說,安金桂全身軟組織挫傷,眼球充血囊腫。

  安金桂被打,随即引發上百村民和持刀男子們的互毆。“他們用刀砍,我們就用石頭、土塊扔。”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村民說,沒一會兒兩名警察趕来,根本管不住,雙方打紅了眼,村民掀翻了祝洪坡的白色寶馬車。祝的手下則砍傷了至少五名村民。

  寶馬車被掀翻後,又有十多名男子持刀從南面沖進了村。村民認为这一場南北夾擊的行为,充分證明襲擊者有備而来。

  “不過我們也有辦法。”上述村民說,在村里大喇叭的廣播下,潮水一樣湧来的村民很快完成了反包圍。“人都讓我們打跑了,還弄下了他們的砍刀和鎬把,給了警察。”

  當晚,率先遭毆的安金桂,被人诓出村,被兩輛轎車逼停。这次,安金桂被塞進了車後備廂,拉進了日新集團旗下的易拉罐廠内。

  “他們讓我跪下,把我腦袋按在車輪下,腰帶也抽走了,輪番打。”安回憶說,他被打暈後,對方用涼水澆自己的腦後勺,弄醒後接着打。

  安金桂清晰地記得綁架他的人是誰,“是我們縣里的大人物,叫祝景倫。”他回憶說:在日新集團,祝揪住他的脖子問:“你知不知道,这些都是我的人”。

  記者多次撥打祝景倫電話。祝一直未接。

  收債的知名商人

  祝景倫,在獻縣家喻户曉。

  公開资料顯示,46歲的他是民營企业河北日新集團董事長,旗下六個全资子公司涉及制瓶、塑料、運輸、房地産、鋼構等産业,2010年完成利稅5480萬元,連續七年成为獻縣納稅第一大户。

  在當地官方,祝的影響力也非同一般。2003年,祝景倫當選为滄州市第十一屆人大代表,2006年入選滄州年度優秀市人大代表。2011年,獻縣文明委曾推薦其为“滄州能人”候選人。2013年擔任河北省第十二屆人大代表。

  祝景倫的手下與村民發生沖突是因为,这位人大代表通過拍賣獲得當地農村信用合作聯社价值4345萬的債务。欠賬的村民涉及七八個村近百人,上述村民劉慶山便是其中之一。

  對于这些貸款,上述村莊的村民都予以承認。安金桂說,2000年前後,淮鎮各村幾乎家家户户经商辦廠,貸款比較多。在600多户的安莊,貸款户數达到百餘户。

  當地一位信貸員說,随着農户和工商户效益虧損,很多村民認賬不還錢,使得地方信用社不良资産增加。

  祝景倫接收該信用社的債务後,村里出現暴力催債的現象。村民們頻繁遭到催債人員的辱罵、騷擾甚至持刀掠車。村民們反映,为了讨債,祝的手下在欠債村民牆上用紅油漆寫了大大的死字,還有人的家门口被四台汽車封死了八天,還有村民被劫持到火葬場附近的玉米地被告知“不還錢就埋了”。

  除了威脅、恐吓,最讓村民擔心的是持刀掠車。10月份,王光偉的兒子在307國道上開車時,被一輛轎車逼停,四五名男子把砍刀架在他的脖子上,把王家的轎車開到了日新集團旗下的易拉罐廠。

  这一遭遇也發生在了西洋村王小林(化名)身上。11月8日,王小林的同事借開他的車時,同樣被逼停,刀架在脖子上,車被催貸人員開走。

  對于村民的指責,祝本人沒有回複。他公司的一位王姓副總則表示,沖突有,但都是底下人幹的。

  農商行的難處

  如今,獻縣農村信用合作聯社已轉制,成为獻縣農村商业銀行。

  對于農户認賬不還錢的情況,獻縣農商行信貸部張樹海說,信用社曾多次找村民催要,但都無功而返。四個村的多名村民的說法卻是,信用社從来沒有找他們還貸,“催貸可以通過法院走正規程序。”

  然而,新京報記者可以查詢到的相關法律文書顯示,轉制前,獻縣農村信用合作聯社通過司法訴訟途徑解決貸款不還,隻有從2013年開始的寥寥數起。

  中央财经大学金融学院教授郭田勇認为,“沒有催要,與當年農村信用社風險管理能力較弱有關。”

  河南一農村信用社的負責人告訴記者,獻縣農村信用社與各村民的借款合同,單筆金額隻有數萬元,但借款筆數上千起,“款項小,筆數大,通過法院訴訟,也比較漫長。”

  記者調查發現,獻縣農村信用合作聯社在淮鎮各村的很多債务,距今已有10年以上,有的甚至是30年前的債务。

  按照《民法通則》相關規定,一般債务的訴訟時效期为2年。獻縣農村信用合作聯社的很多債务,早過了訴訟時效。

  北京才良律師事务所律師朱孝頂表示,過了訴訟時效,銀行仍可以起訴,但如果貸款方以此抗辯,法院一般會駁回銀行的訴訟請求。

  獻縣農商行信貸部張樹海說,法院不受理,信用社便沒有能力去追讨。

  甩包袱“賤賣”资産?

  改制前,獻縣農村信用合作聯社在2012年6月,将不良资産進行拍賣,其中931筆債务共計4345萬元轉讓給了河北省人大代表祝景倫。

  祝景倫是信用社轉制後獻縣農商行的股東。他接受这筆債务後,坊間開始質疑,如此低价收購不良资産及程序違規等問題。坊間認为,祝購買这筆资産的价格为400萬,而且沒有经過公開拍賣。

  記者電話聯系祝景倫,祝一直未接電話。

  記者去向獻縣銀監辦了解,銀監辦官員說,獻縣農村信用合作聯社是按照《河北省農村信用社不良貸款債權轉讓處置暫行辦法》的規定,進行了拍賣。

  記者去了轉制後的獻縣農商行信貸部。該部張樹海拒絕透露这筆債务的拍賣价格,也沒有提供拍賣公告。他說,“我什麼都不知道。”

  農村信用社原定的宗旨是,農民自己出资,在资金上互幫互助。但最初的信用社,大部分出资来自國家,農民的出资隻占很少部分。2004年左右,央行和地方政府曾拿出大量资金(央行就拿了1650億)給信用社的虧空買單。

  一名业内人士認为,獻縣農商行不公布931筆賬目明細,就無法知道资産轉讓中,是否存在着利益輸送。

  據記者調查,農村信用社拍賣壞賬引發的暴力讨債在全國絕非孤案。

  華北某省級農商行的一名負責人表示,为了避免發生暴力催貸,有的地方銀行做了一些規範,“比如河南地區,即便貸款債务拍賣轉讓給他人,仍需銀行人員陪同催貸,而非企业和社會人員催債,最大程度避免暴力催債。”

  新京報記者王瑞鋒 實习生李璐 河北獻縣報道

分享此産品到:
[来源:www.quan-long.com] [作者:www.quan-long.com] [熱度:]
産品展示